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引领中国“十三五”时期发展纪实
事非经过不知难:听总理一路道来方知0.7%实属不易
绿色发展篇|生态环境显著改善 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四川威远县一家集体所有制企业以一部电话机宣告破产案背后

发布时间:2020-06-08  来源:中国法治法制网  字体大小[ ]

威远县一家集体所有制企业以一部电话机宣告破产案

牵出的贪腐涵盖威远县政、检、法、纪

这一起案件中的贪腐让威远县政、检、法、纪沦陷

  四川省内江市威远县有近千万资产的集体所有制企业威远县大通实业总公司仅以一部电话机宣告破产,债权人30余万保证金、974465.70元工程款反映至今已20年仍未得到偿还、支付。债权人在20年的反映过程中,发现这家仅以一部电话机宣告破产的集体企业在破产前竟有近千万资产,而这些资产有大部分被相关领导官员私分。债权人多年来反映要求退还保证金,负责的相关领导官员均以无钱偿还为由推诿搪塞。20年来,在债权人反映过程中,自己调查了解到了属威远县大通实业总公司的资产和多笔被人为隐藏的资金,但每一次调查出资金后,又被另一部分官员私分……这可能就是威远县官场的特色:腐败接力,贪腐一批接一批。只能说,这又是一起隐藏多年的腐败窝案。

  被举报人:四川省威远县人民法院院长XXX、副院长XXX、副院长XXX、民二庭庭长XXX、威远县检察院XX、县法院执行局副局长XXX、民二庭庭长XXX;威远县副县长XX、威远县委政法委督察XX、威远县纪委XX、威远县信访局督查XXX、威远县大通实业公司破产清算组组长XXX、刘XX(大通实业公司法人)。

  这一众人,虽然不是全都在同一部门,但他们在本案中,由于共同的利益追求和利害关系而相互勾结,结成团伙,沆瀣一气,形成根深蒂固的利益集团,官官相互,以至我们反映举报只有石沉大海的唯一结果。他们才有底气叫嚣:“随便告”,甚至无法无天地称“习近平反腐,天高皇帝远,他管得到那么多吗?”这些十足的“地头蛇”却占领了我们威远县政府、司法纪检部门的领导位置,后患无穷。

  腐败案起因:

  我是吴廷洪,自贡市九洪建筑工程公司经理。

  自贡市九洪建筑工程公司(以下简称:九洪建司)于1995年2月24日与威远县大通实业总公司(以下简称:大通实业)签订内部承包合同,九洪建司承建威远县堰塘角1-3号楼工程,按合同约定,九洪建司向大通实业缴纳保证金25万元。合同还约定,如果大通实业违约,九洪建司可终止合同,大通实业退还保证金,并按质量保证金百分之一支付违约金。

  该工程1-2号楼基础工程全面竣工,3号楼由威远县防疫站自己拨款结清账,1号楼和2号楼大通实业未付一分钱,拖欠974465.70元工程款至今。最后大通实业破产,造成九洪建司刘XX银行贷款无法偿还,九洪建司经办人、承包人刘XX的个人资产全部被银行拍卖,仍未还清贷款,而后,九洪建司经办人、承包人被自贡市经侦大队关押,银行未还清的贷款由其弟刘X另行贷款偿还。至此,九洪建司经办人、承包人刘XX的妻子因此被逼疯。刘XX妻离子散,无家可归,于2004年在忧郁患病中逝世。此后,由刘XX高龄母亲XX云为继承人,委托儿子刘X与九洪建司项目经理吴廷洪(有公司委托书,在清算组)向大通实业清算组及威远县人民法院追收323348.70元保证金。

  大通实业破产清算组(以下简称清算组)简况:

  清算组组长:XXX;清算组会计:XXX、XXX(二人也大通实业会计);清算组人员多,先后参与清算的人大概是十几个,解散过几次,解散了一批,又有二批。

  大通实业法定代表人XXX因贪污被判刑后,XXX为大通实业法定代表人。

  威远县法院审核确认了大通实业未偿还九洪建司保证金

  大通实业破产后,我们持委托书到清算组申报债权,经威远县人民法院审核认定了大通实业公司未偿还九洪建司刘XX保证金323348.70元,我们把申请等相关资料交给了XXX(大通实业会计),经清算组审核,威远县法院核实后出具了盖有法院公章的债权人申报登记表(登记表如下图):九洪建司总投资974465.70元,包括保证金25万元,加息应退还保证金共计323348.70元。民二庭庭长XXX在法院告诉我:按合同及破产法规定,保证金是不进入破产程序的。而之后,30多万元的保证金,至今近20年仍未得到退还,更别说近百万元的工程款。

  大通实业于1999年10月28日由威远县人民法院民二庭庭长XXX仅以一部电话机宣告破产,直到2001年开始兑付,在这个时期就发生了严重违法、隐瞒资产、制造假账、公款私存、贿赂官员的腐败情况。对于我们的保证金,XXX等人总以无钱偿还债权为由推诿。其实不是没钱,而是多名官员不顾债权人权益,将大量钱财装进自己的个人腰包。

  大通实业破产清算组的财务情况:

  根据2001年兑付工作结束,于2002年10月10日,我在内江请来XXX、XXX二位律师调取档案,经一个多小时的谈话,XXX只让看,不许复印,由XXX(会计)、XXX(法人)在威远县建设局档案室、自报文书档案、摘抄:

  大通实业公司有存款311124.85元,购房户办产权证、土地使用证余额10632.65元(代收款),破产财产251198.81元,其中现金210632.65元,合计573056.31元。

  威远县政府拨款安置专项资金55万元,内江市双苏开发区土地9.8亩,经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免税、免土地出让金73万元,河东街门面9个,398.23平方,以1800元/m2抵付给公告有清偿权的职工,折合人民币716840.00元,合计1996840.00元加573056.31元=2569896.31元。

  支付工资:17399.09元,安置费451200.00元,劳保32369.29元加37399.97元,以40%偿还集资款166667.78元,清算费用20000.00元,共支出901444.93元。

  收入减支出:2569896.31元—901444.93元=1668451.38元(余额)。

  所有款项清算组本应存入建行,结果存到了XXX在的农行个人账户,在外地收款无账。

  威远县领导干部的贪腐事实和详情:

  一、清算组将款项存入个人账户,称“为了方便取钱”

  大通实业破产清算组在建设银行开了账户,所有款项需存入建设银行账户,但,大通实业破产清算组相关人员却把钱款存到了会计XXX在农行的私人账户上。经我反映到威远县检察院控申科,后来过了一段时间,检察院控申科XXX对我反映的情况回复称:他们为了方便取钱。

  二、债权人调查到清算组组长XXX等人行贿给威远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副局长XXX的房产,2019年5-6月追回了40多万元,但又被另一批人私分了

  位于河东街26号3栋701号的一套100多平方米住房,是由XXX、XXX等人贿赂给时任威远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副局长XXX(现退休),据大通实业内部人员告知,XXX不只受贿了大通实业这一套房子,其在大通实业得的好处还很多。

  因大通实业公司所有购房户办理产权证是由清算组统一办理,XXX受贿的这套房无户头,无法安装水电。XXX租给他人使用,倒起从五楼安装水电使用。后来,在该事件平静下来后,XXX利用与严陵建司关系,由严陵建司出手续以张某某姓名去办理了产权证(这是我到房管局查过档案,证实的)。威远县纪委XX调查后,并按调查报告回复说,产权证上不是XXX。

  2015年,就XXX受贿大通实业位于河东街26号3栋2单元701号的一套100多平方米住房一事向威远县纪委反映后,纪委XX到知情人XXX(大通公司会计)家去核实,结果确有此事。随后,XX等人叫清算组把这套房子卖了,XXX、XXX以房子卖不掉为由,该房仍由XXX拥有至今。

  又于2019年5月,威远县法院院长XXX、法院信访主任XX在县群众工作局接访,我再次向XXX反映XXX受贿的该房之事,XXX叫XX回去到纪委核实,副院长XXX派XX、民二庭庭长XXX开介绍信去纪委核实。回院后,在法院大厅,XX、XXX回复我,XX说:“纪委XX答复,你所反映的几点事情都是事实。但是政法委XX(督察)说,查出来了,100多平方米,40多万元,不能给吴廷洪一个人进,该拿出来分。”说着XX又给XX打来了电话,XX说:“你看嘛,XX又打电话来了”。XX接着电话就走了。

  之后,就XXX受贿房产问题向内江市纪委反映。我向内江市纪委信访办办公室X主任反映了相关情况后,X主任叫我回威远县纪委叫XX复印关于副县长XX私分30万元的调查资料其中一页。因此,XX也知道了我向市纪委反映XXX、XXX等人行贿XXX房产的事。随即,XXX等人赶赴内江市纪委,XXX等人告诉市纪委办公室XXX主任,说那房子是没卖的。XXX主任当时回答XXX:没卖把它卖了就是。2019年6月18日下午,我再次打电话给内江市纪委XXX主任,XXX主任说:“把我脑壳都搞冬了,他们说那个房子是没卖的。

  但是XXX、XXX等人行贿给XXX的房产已办理房产证10多年,并已居住20多年。怎么是没卖的?没卖的为何办理房产证?为何有人居住?他们是在想法设法逃脱法律的追究,更加狂枉自大,目无法纪。

  XX主任与XXX庭长回复后三天,XXX副院长、XX、XXXX三人又叫我去威远县人民法院,XXX当场反悔上面XX回复事实,并改口称“吴廷洪你听错了,是说你在纪委反映问题属实。”!他们这是在给XXX受贿罪充当保护伞!逃脱受贿罪,也是为了达到共同私分XXX补交的房款40多万元的目的。

  三、保证金款项被威远县法院副院长XXX调走

  2005年,威远县法院民二庭庭长XXX准备退还保证金钱,但被威远县法院副院长XXX私自给了威远县信访局督查XXX。这是我在法院找XXX,走到楼梯间时,听到XXX骂XXX:“我们那个钱是准备还九洪建司刘XX的钱,你拿去付给XXX去了,我们拿什么去还九洪建司刘XX的?”

  至于XXX为何要把应退还给刘XX的保证金给XXX,我们不知道。但,XXX与大通实业没有任何关系,与我们公司也无任何关系。

  2019年6月,我在河边公园(威远县妇幼保健站房子下面,也就是东门)碰见XXX,XXX问我:“你的钱拿到没有?”我答复没有。当时XXX也承认收到XXX转给他的钱,XXX称是在卢南公司的购房款(他没讲数据是多少元),但卢南公司与大通公司毫无关系的,大通实业公司破产清算组、XXX为何要把钱以卢南公司购房款的名义给XXX呢?

  威远县纪委对该情况也进行了调查,调查结果:情况属实。

  四、债权人调查到被清算组藏匿的30万元,副县长包案查出后,又被私分了

  2005年年底XXX请资阳市治成拍卖公司拍卖大通实业涂料厂车间300平方米,以远宏公司名义以30万元卖给威远县民政局做老年大学使用至今。这30万元一直未公开,暗藏不露。我数次找XXX,他总以“无钱偿还,大通公司债权4000多万元”等理由推诿。有一次,在威远县人民法院民二庭办公室,我与XXX争吵时,XXX还威胁我,称要请示铐我,最后XXX打电话叫来XXX,把我接去谈话。

  经我无数次反映后,于2009年,时任威远县委常委XXX(现任资中县县长)经县委常委研究决定,由副县长XX(据四川省纪委监委网站2020年4月30日消息:XX被调查)包案,XX的秘书XX(现任黄荆沟镇镇长)查办此案。

  一段时间后,30万元被查出!XX告诉我,款查出来了,就看你了。我回答说:有什么看我,该还我们的就还给我们就完了。之后,经过十多天才找到XX副县长,在他办公室,XX问我:“老吴你说这个钱拿来咋个办?”我不明白XX说这话的含义,我同样回答:这么多年了,该退我们的保证金还给我们就完了,还有什么怎么办。当时XX没表态。

  没想到的是,后来,副县长XX与XXX(清算组组长)、XXX(大通公司法人)、XXX(民二庭庭长)等人,以他人债权名义将这30万元私分了!这是我在县纪委信访办看到的调查报告,是经过县纪委XX等人的调查,并给了口头回复,但对私分腐败问题未做任何处理。XX口头答复称:“XX是县级干部,不属于我们管”。XX多次阻止我就该问题上访,并向严陵镇、双柏村、社打电话阻止我。

  2015年,我到威远县委大楼去找县纪委书记XXX,XXX书记的秘书XX不让我见她,我就在门口等候,XX打电话叫来威远县纪委常委XXX来把我带走。XXX叫我等一周后再来,他负责找档案给我看看,并给我答复。

  一周后,我找到XXX常委,XXX把调查档案翻来看了,确有此款。档案中记载的摘抄、破产前属1996年7月20日,XX、XXX集资款40万元;7月25日,XXX、XXX、XXX集资款57万元,共计97万元。XXX常委当场说要追收此款,但后来反悔,连人都不见了。

  又于2017年8月我到内江市纪委找到信访办公室主任(女)反映该情况,市纪委信访办公室主任当面打电话问XXX,“是不是有此事?你知道不知道?”XXX在电话中答复主任有这事实,XXX说:钱不是他(指我)的。我问办公室主任,委托书具不具备法律效力?市纪委办公室主任说:具备。我又问:那你为什么又不管呢?市纪委办公室主任不再回答。

  五、制造假账,巨额资金不知去向

  根据威远县人民法院民二庭庭长XXX的回复报告得知:

  1、威远县政府拨安置专项资金55万元变为了内江土地免收土地出让金55万元,就这两笔钱就被贪污了73万元。

  2、河东街门面9个,共398.23平方米,威远县法院公告以1800元/m2抵付给有清偿权的164名职工,共计716840.00元。

  在回复中还显示:包括251198.81元,大通实业破产财产其中现金210632.65元,共计才89066.16元,就这几笔就贪污了100多万元,这是全部能查出来的。

  根据上述情况,余额就已是1668451.38元,这些钱在那里去了。这还仅仅是我们知道的,我们不知道的就不知有多少了!

  为何群众反映问题20年未果,因为威远县的领导干部都是这样的:

  六、威远县政法委干部XX:“习近平反腐,天高皇帝远,他管得到那么多吗?他管得到我吗?”

  2011年,我去找威远县政法委书记反映情况,县政法委书记不在,在2楼办公室门口碰上政法委XX(现任政法委督察),我说习近平主席上任就向全国人民发起反腐、打虎、拍蝇,而威远县这些执法部门还在给腐败分子开绿灯。XX说:“习近平反腐,天高皇帝远,他管得到那么多吗?他管得到我吗?”

  七、威远县检察院副检察长XX:“不管你告到那里,都要批回威远来,我就不弄,你又把我怎样?”

  2015年6月,我再次向内江市检察院反映投诉,经内江市X副检察长签字批复到威远县人民检察院调查处理,按规定3个月应给回复,但一直到2016年6月一年多过去了,也杳无音信。

  无奈之下,我又找到威远县检察院副检察长XX,但XX竟然回答称“不知道”。

  听了XX副检察长说不知道,我觉得奇怪,我问XX副检察长,内江市检察院X副检察长亲自批复到你这里,进出你都要你签字,为什么你会不知道,难道不该你管吗?XX副检察长说:“该我管的我会管”。我又问他,那这个案子不该你管吗?为什么一年多了你还说不知道。你这是让我们继续告状吗?XX副检察长答复:“不管你告到那里,都要批回威远来,我就不弄,你又把我怎样。”

  XX,作为威远县检察院副检察长、主管反贪,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难以想象威远县的官员已堕落到何种地步、官场生态已恶化到何种程度!

  八、债权人反映法院XXX受贿问题,XXX院长回复称:你把纪委调查报告拿出来,我们再去追

  2017年10月15日下午,威远县法院院长XXX在法院接待了我,XXX当时明确表态称,马上派人去追查违法支付的几笔钱及贿赂给XXX的房子,追回退还我们所投资的974465.70元。但一周后仍没有动静,我打电话问XXX院长,XXX院长说:“他们讲没有这回事,你讲纪委调查了,你把纪委调查报告拿出来,我们再去追”。

  这难道不是在故意包庇XXX的受贿行为吗?一个贫民百姓能拿到纪委的调查报告吗?

  2019年6月,XX找我谈话,XX称“你反映了这么多年,什么都没得到,给你搞个司法救助,有3万元”。我没同意。因威远县领导干部等人员贪污腐败,导致我们公司刘XX近百万元工程没得到支付、保证金得不到偿还,以致我们公司倒闭、家破人亡,如此血泪遭遇,我怎会同意司法救助?

  2019年6月25日下午4:30分我打电话给民二庭庭长XXX,了解XXX受贿房产问题的处理情况,XXX问我今下午你有没有时间?有时间你过来,我在电话里给你讲不清楚。于是,我立即乘车到了威远县法院大厅接待处。我见到XXX庭长后,XXX说:“吴廷洪我给你讲房子是人民政府的,你要找清算,如有争议,拿回来法院判决就完了。”这里XXX的电话响了,XXX接着电话又走了。大老远的把我叫来就是为了讲这句“在电话里讲不清楚”的一句话。看着XXX庭长远去的背景,我心中酸楚无助,顿时感觉我就像那个被抛弃在黑暗中的孩子,不知何时才能看见光明。

  无助又无奈的我从法院出来,走在法院围墙边,往清溪花园方向倒拐处碰见XXX,XXX问我“吴廷洪你走那里去”,我与季河威一起一路走到城南总站卖菜处,在途中,他说他退休了,叫我找XXX,并当面打了电话给XXX,但后XXX不见身影。

  在我多次向威远县政法委副书记XXX反映后,XXX副书记在政法委工作会议上要求政法委、法院XX,“要尊重吴廷洪的反映,要尊重历史”。后威远县法院副院长XXX和民二庭庭长XXX于2020年1月2号接待了我,XXX说“正在对保证金审核”。XXX和XXX叫我把合同及保证金发票已经复印给了他们。目前还没有结果。

  我们强烈要求:

  1、追究本事件中相关人员的贪污受贿罪等其它法律责任。

  2、追回私分款项,依法依纪偿还九洪建司刘XX等人工程款保证金,并赔偿20年来因威远县大通实业公司破产清算组及人民法院违法违规、不作为、乱作为的违法判决所造成的精神损失及经济损失费。

  以上反映举报句句实事求是,如有虚假,承诺保证人吴廷洪(身份证号码:51102419XXXXXXXXXX)承担所有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与本网站无责。

反映投诉举报人:吴廷洪

电话:1801XXXXXXX

2020年1月21日

  中国法治法制网免责声明:投诉报料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法治法制网观点。中国法治法制网不对其进行任何编辑和修改,仅原文刊载,投诉报料人自愿对其真实性、完整性以及第三方承担的连带责任等由投稿人负责承担一切法律责任和经济责任,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敬请相关各方及部门对反映的相关内容予以核实,也请读者仅作参考。对投诉报料的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中国法治法制网保持中立。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