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反腐“成绩单”出炉:处分省部级干部27人
习近平出席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议程”对话会并发表特别致辞
李克强邀请专家企业家“改”报告

成为母亲后,做全职妈妈你后悔了吗?

发布时间:2020-12-02  来源:央视网  字体大小[ ]

   一天24小时,有人把时间交给工作,有人把时间交给孩子,有人把时间交给家人,也有人把时间留给自己。成为母亲,是一场体力与精力的较量,也是一场心胸与智慧的远行。央视网特别策划《成为母亲》系列原创深度报道,旨在探讨当下女性所面临的角色转换以及不同阶段的认知和感悟,探寻身份背后,各种人生标签的可能性。

——题记

  央视网消息:(记者 蔡纯琳 阚纯裕 孟利铮)今年四月,阿飒在短视频平台分享了自己做全职妈妈的经历和感受,一周内她收获了10万多粉丝,很多人在评论中重复着她短视频中的文字:“孩子谁都拴不住,唯独拴住了妈妈。”

  阿飒说她也不知道这个视频为什么受到这么多的关注,只记得拍视频之前自己大哭了一场。

 

  选择

  很多人做全职妈妈,并非计划内的事情。对阿飒来说也是一样。

  生孩子之前做主持、开公司、当老板,用阿飒自己的话说“不能说光鲜亮丽,但每天都朝气蓬勃”。很快,阿飒和老公在郑州买了房子、车子,虽然每月还着房贷车贷,但日子过得充实。

  25岁,阿飒迎来了自己的双胞胎宝宝,老公工资远远不如自己,孩子刚满百天阿飒就重新投入到了工作中。妈妈和婆婆一起帮忙带两个孩子,她将家搬到了自己的工作室,楼下工作,楼上生活,最忙的时候是哺乳期,每隔两个小时就要上楼喂一次奶。

  那时阿飒觉得挺辛苦的,但有了孩子比原来辛苦一些也正常。“我当时真的以为我们的日子会永远那样下去,我们会一直在那个地方工作、生活直到孩子们长大。”

  可孩子两岁的时候,阿飒一家的生活轨迹完全变了。老公因为工作原因去了北京,这意味着阿飒必须将更多精力投入到家庭,又考虑到婆婆、妈妈都跟着背井离乡,阿飒还是面临了“工作还是孩子”的选择。

  她关掉经营了7年的公司,回到了县城自己父母家里。阿飒说:“这样婆婆可以跟公公团聚,我自己的妈妈和爸爸也能团聚。孩子也不用做‘留守儿童’。”可阿飒的父亲对这个“选择”却很不满,曾多次对阿飒说,不工作、长期异地分居不是办法,还是要找机会到一起。

  爸爸的话阿飒明白,但是如果非要一个人面临选择和做出一些牺牲的话,她还是觉得得是自己而不是老公或者公婆、父母。

  时间向前推6年,成为一个全职妈妈,从没有列入过李二娃对未来的规划。

  李二娃是个对自己很有要求的女性——彼时她的事业风生水起,生活中的一切都打理得井井有条,结婚之前她就给自己和爸妈分别置办了房产。这样一个独立女性本打算休半年产假便工作赚钱:“孩子让姥姥带着,再请个家政阿姨,不能跟家带孩子。”

  但计划跟不上变化,儿子刚出生便动了手术,照顾术后的新生儿程序更加复杂,“要记很多医嘱。老人和阿姨是肯定不行的。”李二娃的复工计划一拖再拖,她慢慢发现,“现在带孩子完全不是给孩子吃饱喂大的事了。”

  儿子出院的那一刻,李二娃的想法彻底改变了:“这么小个人,遭这么大罪来到这个世界上,我是他完全依靠的人,一定要用全力好好地让他长大。”

  李二娃决定把重心转移到家庭,对于这个决定,她的“队友”(老公)虽然感到惊讶,但也很配合。

  同样的选择,杨浅在29岁即将迎来自己的第一个孩子时也遇到了。那是2015年11月。摆在杨浅面前的问题是:丈夫因为工作关系一周只能回家一两次,公公婆婆远在外地,爸爸要上班,妈妈身体不好,谁来带孩子?

  “只能我辞职了。”杨浅思虑再三还是下定了决心。丈夫的收入比自己高出不少,养家问题不大,杨浅说:“我们也商量过,他主动提出把大部分工资都交给我管。”

  对于全职后的日子杨浅想象过,但真正成为现实却有点准备不足。

  消失的自我

  女儿小悠出生了,杨浅的生活完全换了一种样子。

  她通常早上五六点醒来,有时夜里十一二点还没有坐下来喘口气。孩子九个月前,必须抱着才肯睡,两臂又酸又麻,却不敢换姿势;母乳喂养一年多,乳头被咬破口子,疼得龇牙咧嘴,也只能忍着;虽然有妈妈帮忙做饭,但家务活也不少,刚把孩子的餐具烫了消毒好,就发现脏衣服又攒了一筐没洗……直到夜深人静,小悠沉入梦乡,杨浅才能拥有一点自由支配的时间,“舍不得睡觉,哪怕已经很困了,很累了,都要硬撑着做一点自己的事情。”

  因为在家时间少,丈夫在这些日常琐碎中几乎隐了身。不知不觉,夫妻间的摩擦也多了起来。假期里的餐桌上,杨浅喂饱了孩子正抓紧时间吃饭,丈夫刚放下筷子就捧着平板电脑看球赛。进球的欢呼声传出,杨浅听了却觉得十分刺耳。

  有一回,因为一些已经记不清的小事,杨洁和丈夫大吵了一次,“当时就觉得我为什么要给这种人生孩子。”

  “孩子八个月之前,看他就没有顺眼过。”但现在回头看,杨浅只觉得当时的自己“不太正常”。丈夫守在餐桌边看球赛,其实也是为了等她吃好再收拾碗筷。

  “没有收入,每一天面对的都是孩子的这些琐碎事情,有时候会感觉自己挺没用的……孩子第一次翻身、第一次走路,会让我感到兴奋,但也只是兴奋而已,没有成就感。”在以孩子为轴心日复一日的忙碌中,杨浅感觉自己失去了人生价值。

  无助感与失落感交替袭来,她怀念起从前那些朝九晚五的日子。

  全职后,李二娃的准备和规划似乎充分得多。夫妻两人先总结了各自的问题,“自己短板就不拿出来教育孩子了”,最终确定分工:“队友”负责孩子生活习惯、规则意识的养成,其他方面由李二娃包揽。

  为此,李二娃看了种类繁多的教育书籍,为了给大儿子找到靠谱的英语辅导班,李二娃旁听了4位老师的课才选定。她还将从前工作的习惯带到家里,根据孩子的特质撰写详细的学习、升学计划,6岁的大儿子已经拥有及至高中的时间表:“各种重点学校的风格,是否挂牌,老师的真实水平,区内高中水平,我们自己陪跑的能力、财力和孩子的学习能力,可预见的事情都要提前准备好。”

  与此同时,李二娃并没有放弃个人的发展,从每年的互联网课程到与从前的工作伙伴保持联络,再到兼职工作,李二娃说:“做为母亲,应该是有自己的人生的,不能完全为了孩子活着。”

  妈妈跟孩子之间各自安好才是李二娃心中的最佳的状态。

  对于阿飒来说,做全职妈妈之初,因为回到县城有父母的帮衬,她并没有过多感受到独自带娃的压力,但她的生活发生了两点让她感触最深的变化,一个是没有以前丰厚的收入后,她的生活水平有了明显的下降,以前买衣服可能在五百到一千,但那段期间阿飒给自己定了不能超过两百的限制,另外一个变化是婆婆一家对自己的态度有了一些改变,这一点在她疫情期间跟公婆生活的那段日子集中显现了。

  2020年春节,阿飒带着两个孩子和老公一起,到山东婆婆家拜年,因为疫情,她和孩子被“留”在了老公的老家,与公婆一同生活了将近半年。

  “虽然我结婚五年了,但单独带孩子跟公婆生活在一起,这是第一次。也是那一次,我最真切地感受到了‘结婚是两个家庭的事’这句话的涵义。”

  育儿方式、交流方式和态度,包括饮食种种,没有一项是不重要的,是可以随意的。

  那些天,阿飒白天拍摄短视频分享着自己的生活,也是给自己寻找更多的“可能性”,晚上睡在两个孩子中间,把尿、安抚,阿飒几乎整晚睡不着。

  “其实我那段时间已经有轻度抑郁的征兆了,失眠、暴瘦、掉头发……但当时身在其中,我自己并不知道。”

  在这期间,阿飒还与公婆发生了一次争吵,原因是阿飒早上没有给两个孩子梳头。“可那天我一早上都在忙两个社群,而且前一天晚上几乎一夜没睡。”社群是阿飒为了增加家里的收入而建的团购群。

  “公婆不理解,也不觉得你是在赚钱,他们认为你只要不是上班,不在弄孩子的事好像都是不务正业。”最让阿飒难以接受的是,自己和婆婆的争执引来的不是公公的劝和而是一同对自己指责。

  有感而发,阿飒在短视频平台上发了那个分享自己经历的视频。发视频前五分钟,阿飒给老公打通了视频电话,给老公读自己的文案,“念完我就开始止不住的大哭”,老公在视频另一头,满是心疼,跟她说“你来北京吧”。

  重返职场

  “原本我来北京的时间可能不会这么早。”

  阿飒的老公在北京的单位,不仅解决户口还可以帮忙协调公租房,阿飒和孩子原打算等老公在北京住的地方稳定下来再一家团聚,而今,阿飒一个人到北京陪老公打拼,把两个孩子暂时留在父母身边。

  “本不想让孩子做留守儿童,最终还是做了。”但阿飒也庆幸自己前两年全职的陪伴,她说她看到过一段话,大概意思是说对孩子来说你要给她储蓄足够多的爱,这样你在批评她,或者她们有不理解你的时候,她才有足够爱去“支付”。

  在决定一个人先来北京之前,阿飒特意观察了一下两个孩子,“她们并不会因为我回家或者离开而特别兴奋或失落,我觉得她们的安全感应该是足够的”。

  接受采访当天阿飒穿着黑色呢子大衣,黄色卷发,高跟鞋,成为了她自己口中的“office lady”,因为全职期间一直坚持短视频制作和保持学习,找工作时阿飒接到了10家公司中5家的offor。

  工作三个多月,阿飒说自己现在“还没有完全适应这种工作的状态” 。长时间不工作,让她对人际关系的处理感到生疏,最近她苦恼于如何与同事们快速熟悉和更好相处。她和老公也正准备将房子租到阿飒单位附近,为他们将女儿接过来做准备,因为有时候她看着孩子的视频,就会不自觉地流泪。

  小悠长到一岁半,杨浅也重新上班了。杨浅的妈妈领了在家照看外孙女的任务,丈夫依旧每个月按时把工资上交。

  每一天,杨浅上班后第一件事,就是打开视频监控软件看看家里的老人孩子,孩子不小心摔了,妈妈稍长时间没出现在画面里,都会让她紧张。有一回,杨浅五天内请了三次事假回家。“真的是太不放心了。那段时间我都在想,我是不是应该放弃这份工作,然后重新当回全职妈妈。”

  直到如愿以偿找到一份通勤时间不到十分钟的新工作,并把两岁半的孩子送到早托机构,生活才逐渐变成了相对理想的状态。代价是需要上夜班,有时熬了通宵后要先送孩子上学,才能回家休息。但小悠的外婆轻松了,自己陪伴女儿成长的时间也多了,杨浅觉得值。

  “这一年多,我没有缺席过孩子参加的任何一次户外教学,也认识了她所有的老师、同学。”去年夏天,小悠从早托机构毕业,进了当地一所口碑不错的公立幼儿园念书。杨浅主动张罗,请了专业团队给早托机构二十几个小朋友拍了一个纪念视频。她希望给小悠留下一个美好回忆,“但其实还是拍给自己的吧,孩子那么小,她也不懂。”

  李二娃决定等小儿子长到上幼儿园的年龄便恢复工作,于是她抓紧时间享受这段做全职太太的时光:“送孩子到学校之后,隔壁各种早餐吃吃,坐一会、看看小说,然后去最喜欢的菜市场,逛逛买买,和各种大爷大妈闲逗几句。刷个自行车或者电动车,绕一圈骑回家。”

  近来,全职太太的话题在网络上引起诸多争议,李二娃在社交网站上写了这么一段话:家附近的花花草草,小区里的大爷大妈,菜市场的土豆白菜,超市里的打折活动,通通都是快乐的源泉,必须抓住任何属于自己的时间。讨好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成本最低、收益最高的交易。我没有娱乐但是不耽误我享受快乐和愉悦。

中国传媒网摘编亓淦玉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音/视频文章内容转载于网络(本网原创文章除外),其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或归属权利人。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转发推广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禁止用于商业用途,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仅供交流学习了解法律、法规、政策,如无意侵犯到贵公司或个人的知识产权,部分文章转发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无意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本网制作采编部QQ号: 3555333776,微信号:GAN160003,请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或更正。电话:010-89525216。本网投稿邮箱:3555333776@QQ.COM。通讯地址:北京市通州区通胡大街78号(京贸中心)二层15号。本网原创文章欢迎转载,为尊重和维护原创权利,请转载时务必注明原创作者、来源:XXXXX网站。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